中小学生原创作文网

门槛800字

作者:金晓茵| | 时间:2017-11-17 17:49:15

   复习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,黑板左上角的倒计时牌上用白粉笔刺眼地写着:离中考仅有35天!我手捧着政治书,背得昏天暗地,却又老想不起刚刚背过什么。唉!这恼人的记性!

  回到家里,我无奈地打开电视机,正在播放中央新闻:目前我国科学家己成功地进行了“记忆移植”实验,可使人记住以前记不住的东西,但代价是必须:“擦”去以前不太重要的记忆信息。

  我一听一蹦老高,“这下可好啦!这下可好啦!”

  新闻继续播放着,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提出要实行减少中小学生的负担,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,提倡素质教育政策……

  可是,虽然提倡减负,提倡素质教育,在学校里却毫无动静。同学们依旧埋头苦干,老师们依旧用自己的教学古董。没有准备跨过这神圣的“门槛”。步伐很沉重吗?的确是,我认为。然而,脚步都不迈出,如何跨过门槛?

  我迫不急待地去做手术。

  手术很成功,没有花费多大的周折,我让医生替我“擦”去了诸如“吃饭”、“穿戴”、“闲逛”、“聊天儿”之类的记忆。因为这些对我的中考并没有多大的作用。移植后,我记住了我以前记不住的一些物理公式。

  医生说我的大脑空白太少了,以前记的东西太多了,没有办法,为了考好试,我只得请医生将我大脑中所记忆的“谁是我的外公”、“谁是我的外婆”、“谁是我的表哥 、表姐、谁是我的侄儿”之类的记忆也统统“擦”去。换上了一些特别难记的政治问答题、辨析题。只是再也不认识我的外公、外婆、表哥、表姐、侄儿了。不过没关系,现在考试要紧,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 接着,我陆陆续续地“擦”去了我的朋友、“擦”去了我的家庭住址,并且无奈地“擦”去了我的喜、怒、哀、乐。将这一切都换成我考试所要记的内容。现在我的大脑里除了考试内容以外,只有我的姓名、准考证号码和学号。

  时间一天天流逝,我的脑袋也愈来愈鼓,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。我相信这次考试是难不倒我的,我己准备得够充分了。

  但是,偏偏在只剩下最后一天的时候,我发现还有个知识点没有掌握,我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。恰巧,为我做手术的医生来了,他给我完成了最后
一次手术。这次他换去的是我的最后一块“自留地”——姓名。

  考试如期进行,过五关斩六将,这回是“没问题”了!

  然而,那庄严的一步何时才能迈出,那神圣的门槛何时才能跨过呢?

老师点评:

以一个学生在升学压力下被迫多次做 “记忆移植手术”的故事,批判当前应试教育的不合理。本文想像奇特,立足点高,不足处结尾过于仓促。